职工风采

网站首页 > 企业文化 > 职工风采 > 正文

回忆百里行军

发布时间:2019-08-02 09:36:21来源:http://www.sjzswjt.com点击次数:
      凌晨4点,窗外漆黑一片,雨稀稀拉拉地下着。我们已经开始打背包、检查武器、吃早餐,有条不紊地做着出发前的准备。虽然这个时间点根本没有胃口,大家还是努力多吃一点,因为行军一整天只配发1个鸡蛋2个馒头和仅有的1壶水。半小时后,每个战士负重20多公斤在操场列队,此时雨下得更大了,地上的积水已经淹过了脚面。
  团长作出发前动员后,我们列队离开营区,在城区里行军是不喊口号的,只能听到胶鞋踏着雨水的声音。2个小时后,雨渐渐停了,我们进入山区穿梭在坑洼的小路之间,嘹亮的军歌也随之响起。临近中午,太阳像发烧的小孩儿一样迅速升温,阴雨变成了暴晒,我们的衣服被雨淋湿后晒干紧接着又被汗水湿透。我受过伤的左脚开始隐隐作痛,渐渐从队伍的前排掉到了中间又掉到了后面。战友看我吃力,想帮我背枪和包。我拒绝了,可心里暖暖的,又一口气冲到了前排。撑到午休,扒下鞋袜我才发现两脚都磨出了水泡,位置还挺对称。我快速咽着馒头和鸡蛋,尽可能多地腾出时间休整。再次上路我的脚更疼了,出了山区是柏油马路,远远看不到头儿,只有太阳折射在路上像水一样模糊的倒影。气温超过40℃,枪管滚烫时不时接触我的皮肤,不敢大口喝水,我只能一点点湿润干裂的嘴唇。又走了2个小时,双脚疼得撕心裂肺,脚底像磨平了一样,只能用脚尖踮着走。背包和步枪越来越沉,好像背着一辆坦克压得我喘不过气。完了,我快坚持不住了。想妥协,最好一头栽倒,这样“妥协”还比较有尊严。收容车从我身边经过,车上的2个战士都低着头不敢看大家,我盯着车上“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的标语,咬着牙继续走。忽然“砰”的一声枪响,绿色信号弹凌空直上,最后10公里的急行军开始了,我把背包往上一提,将步枪横担在背包上用枪带勒住脖子,把仅剩的半壶水仰脖灌下,一个字冲!双脚着火一般得疼,身边有战友倒下,又艰难爬起来。突然一个下坡,我没留神重重摔了下去,第一反应,枪呢?有人帮我捡起来,还有人拽住背包绳子用力拉我,后面也有人在推我,“卢子,不能掉队!”我稀里糊涂爬起来一瘸一拐继续跑。不知跑了多久,耳朵听不到声音,只能感觉心脏咚咚的跳动声。忽然我眼前一亮,前面不远处军旗在战士手中摇摆,那鲜红的军旗此刻是那样美丽、庄严……
  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我在供水企业工作快20年了,每当工作中遇到棘手的难题,我都会想起18岁那年的百里行军,那面鲜艳的红旗,一直指引着我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供水公司监理所 卢忠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