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风采

网站首页 > 企业文化 > 职工风采 > 正文

我们“家”这70年

发布时间:2019-09-04 10:02:36来源:http://www.sjzswjt.com点击次数:
       编者按:光影流转,定格了多少时代记忆,“物”换时移,蕴藏着几许年华往事。为庆祝建国70周年献礼,从本期开始,本版特别推出《我们“家”这70年》专栏,展现我们的国家、家乡、水务大家庭和个人小家这70年来的沧桑巨变和伟大跨越。让我们在一张张老照片中品味每个年代独有的味道,在一件件老物件里“复苏”远去的旧日时光,在一个个好故事中共同回顾这70年来国家的光辉历程和我们水务人艰苦奋斗、逐梦前行的工作、生活经历,抚今追昔、鉴往知来,激励我们在新时代积极投身工作实践,立足岗位,朝着建设“国内先进,服务一流的现代化水务企业”的目标努力奋斗,建设更加美好的幸福生活。敬请关注。  

           嫁妆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我们一家三代关于嫁妆的故事。两年前我结婚时,全家围在一起帮我置办嫁妆,家具、家电、首饰等等一应俱全,满屋红彤彤的装饰彰显着喜庆和幸福。父母还积极响应国家节能环保的号召,赶了一把时髦,给我陪嫁了一辆新能源汽车。看着这些,妈妈深有感触地跟我说,她当年的嫁妆是流行的“三大件”,即手表、缝纫机和自行车,那时候自行车也有自己的“行驶本”,就是自行车执照,这是那个年代独有的记忆。那时哪有什么姑娘们期待的梦幻婚礼,一辆大巴车把长辈和兄弟姐妹拉到奶奶家的院子里吃一顿饭,就算礼成了。姥姥的嫁妆就更简单了,一床被子和几身换洗衣服。用平时省下的一些钱加上单位额外照顾的糖票,买一些糖果发给亲戚邻居就算结婚了,那时候丰衣足食就是他们最大的梦想。
      我的嫁妆满满当当地堆在屋子里,姥姥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意味深长地说:“短短几十年啊!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都是党的政策好,让咱们过上了我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好日子,你一定要好好工作,报效祖国。”是的,这些年在党的正确领导下,我们的祖国在经济、文化、科技等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处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我一定会更加努力学习、工作,为祖国的发展建设尽自己的力量,不负青春、不负国家。   (供水公司计划用水管理处 江茜)

            远去的大“二八”
    “二八”自行车是六七十年代在城市马路及农村乡间土道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交通工具。“二八”是自行车的一种规格,指的是车轮直径为28英寸,这种规格是当时自行车里个头最大的。
      八十年代初期,家里有个大“二八”是值得自豪的事,如果能骑一个大“二八”上街,心里别提多美了。当时很多孩子是把一条腿斜着从带梁的自行车中间“掏”过去骑行,然而,尽管是把腿“掏”过去了,这个角度也是骑不成一个整圆的,只能用“掏”出去的那条腿主发力,带着另一条腿一晃荡一晃荡地悠达着前行,车行驶的快慢就取决于俩腿儿倒腾的频率。这样骑车既挑战胆量又考验协调能力,因为要成功做成这个动作“掏”着骑车上路,脑袋必须不停地前后左右转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兼顾好驾驶技术的同时又得时刻关注路况,随时应对可能冒出来的行人和车辆,如果再遇到刮风下雨,那这挑战和考验就是达到满级了。像这种骑车方式现在的孩子已经很少有机会见到,更别说尝试了。那时候大“二八”也是交通运输届里扛大旗的,承载了家里各种推拉扛载的“小客货”运输功能。据统计,最高载重量能达到350斤左右,家里孩子多的可以在前面横梁上坐2个,后面还可以拉人或放其他物品。如果是3口之家,那么这就是出行的标准配置啦!一般都是爸爸骑,双手稳稳握住车把,一看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孩子神气地坐在车梁上,时不时按一下清脆的铃铛,妈妈则斜着腿儿恬静地坐在后架子上,一个手挽着爸爸,车不大,却满载着欢声笑语。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自行车的种类和功能变得越来越多,不仅可以代步,还可以当作专门的健身工具,甚至还出现了对带动绿色交通发展有积极意义的共享单车。大“二八”已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和生活中,但它曾在我们的生活中承担过重要使命,它带给我们的快乐和幸福会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供水公司一水厂 许硕敏 绘画 赵津)

         江城铁路
       家乡江城武汉是我曾见过最有魅力的地方,长江的支流汉江穿城而过,江上船只络绎不绝,漫步江畔小林中,江水声不绝于耳,轻风拂来,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水气,掺杂着一丝丝腥味,带着倚水而建的城市独有的味道,而对我来说,这座城市最特别的地方就是纵横交错的铁路。
  这种特别的感觉来源于我的三叔,他是个资深的老北漂,从大学读书时期到毕业后成家立业的十几年里,一直扎根于北京。他告诉我,在他年轻的时候,纵横交错的铁路上轰隆轰隆行驶着的“绿皮车”是那个时代的独特印记,它代表着远方,承载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希望。他说在漫长的岁月中总是反复想起第一次离家乘车的情景:静坐在车窗旁,用漆皮磨得有些脱落的随身听来来回回听着黄家驹的歌,看着车窗外流逝的风景,时光就在漫长的旅途中静谧优雅地缓缓流淌着。三叔说因为行车的时间太长,以至于他都快忘了旅途的目的和终点站在哪里,但他也从此喜欢上了乘着火车去旅行。
      由于三叔的旅途故事太吸引人了,他讲完故事的第二天,我也背上了行囊。那时我刚从大学毕业,计划用一段旅程来庆祝人生的新起点。我来到车站,昔日停靠在站台的“绿皮车”早已经被全身细长、车头尖尖的高铁动车所替代。它们呼啸而过,坐在车里,车窗外的风景疾风般被抛在身后。我没有机会去体验三叔故事里那种漫长却静谧的旅途感觉,却感受到了便利交通带来的“福利”,去到更多更远的地方,领略了祖国山河的大好风光,也结识了五湖四海操着不同口音的朋友。我也爱上了沿着铁路去向远方的感觉。
      随着祖国现代化的飞速发展,日益便捷发达的轨道交通,缩短了城市的距离,拉近了人与人的关系,也让“天涯若比邻”不再是梦想。我想,沧海桑田,万物皆在变化,不变的是人们对幸福的追求和渴望。时光的列车会带走旧日的回忆,但当我们在车上挥手告别时,更应该期盼下一站春意昂扬的未来。                                 (经开区供水公司  孙建新)